唐话被广东话代表

 十大网赌信誉老品牌网站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12-15 15:46

【松下闲眺】

差不多终民国之世,美国“唐话”都被广东话特别是台山话“代表”着。

周松芳

早期海外华人,特别是美国的华人,绝大多数是广东人,其中又绝大多数来自台山等四邑之地,由于这种特殊的来源,及多属下层平民,识见有限,常常认为所有中国(唐山)人都是像他们一样的“唐人”,都应该说他们一样的“唐话”,由此引出无数的趣事轶闻,而从中却也可以见出一部广东人的向外拓展的奋斗史与精神史。

较早记录这种观感的是蒋梦麟先生,他1908年赴美留学,有一次想到广东人开的杂货铺买点东西,必须得说广东话,但现学的广东话又太蹩脚,没法使店员明白,只好拿一张纸把它写下来,“旁边站着一位老太婆只晓得中国有许多不同的方言,却不晓得中国只有一种共同的文字,看了我写的文字大感惊奇,她问店里的人:这位唐人既然不能讲唐话(她指广东话),为什么他能写唐字呢?”其实不仅老太婆一个人好奇,还有“许多好奇的人围着我看”。(蒋梦麟《新潮·西潮》,岳麓书社2000年版,第91页)浦薛凤先生1921年在明尼苏达州圣保尔市瀚墨林大学(Hamline Universty)留学时,有次跟同学去华侨的洗衣店洗衣,“店铺伙计见到同胞,用粤语搭腔,吾俩不甚明了,而吾俩所说国语,他们更不懂。其中一位乃大笑,说了我们听得明白的一句:‘哈!唐人呒讲唐话。’”(《浦薛凤回忆录·上》,黄山书社2009年版,第8页)

差不多终民国之世,美国“唐话”都被广东话特别是台山话“代表”着。费孝通先生1943年暑假应美国政府之邀访美,特别探讨了一下其中的原因,或即缘于当年美国修太平洋(601099,股吧)铁路,“应征的大多是广东的台山人,即是以现在的几万名华侨说,台山人还是占绝对的多数”,因此,“美国华侨中通行的‘唐话’是台山话,广州话还不算正牌”。(《初访美国·关于华侨》,《重返英伦(及其他)》,湖南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,第82页)至于其他不是社会学家的普通人,则不断描述这种现象:“反正我到了美国就感到广东话的重要,这里唯有‘广东话’才是‘中国话’,你若不说‘广东话’,‘中国城’里的老美国就要笑话你‘这个唐人不会说唐话’……(洛杉矶)这些中国菜馆的菜倒很道地,像波萝鸭片、古唠肉、芙蓉蛋,不都是上海新雅名菜吗?”(《广东人操纵中国城》,《中外影讯》1946年第7卷第36期)上海的粤菜馆有许多是华侨资本,新雅就是;那到底是海外粤菜馆影响了上海粤菜馆,还是上海粤菜馆影响了海外粤菜馆,这可能像鸡与蛋的关系一样,是个有趣的问题。

“唐人呒懂唐话!”一再被重复:“她们的言语可真难懂,原来在美洲的华侨,百分之九十五来自广东省珠江三角洲的台山等六大县,她们的言语和广州语相同,他们的话在美国就是广东话,不,简直就是中国话。碰上不懂他们言语的其他中国人,他们有时觉得诧异,说道:‘唐人呒懂唐话!’华侨就是这样,既不懂国语,绝大多数的又不通一句洋文,而离乡别井,远渡重洋到美国去求生存,寻活路,在美国形成他们自己的华侨社会。”(陈苇《从上海到旧金山:一个留美女生旅途记》,《妇女》1947年第2卷第2期,第20-22页)

这种唐人唐话与唐山的观念,在广东华侨中是深入骨髓,直到改革开放后结伴回国,还常常念兹在兹。如敝校中山大学张寿祺教授以自制广东点心接待海外亲友后,他们纷纷夸赞说:“在美国在英国常饮咖啡,这一次真正吃到唐山的茶食了(按:海外华人称祖国为唐山)。”(《记一次接待海外亲人的茶宴》,载《张寿祺集》,广东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,第330页)其实在美国和英国的唐人街,是一直可以吃到地道的广东茶点的,只不过不如在故乡这般吃得有“唐山”感而已。

(作者系中山大学文学博士)